赵华林:实行生态环境新政,推动高质量发展

为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推进绿色发展,加快建立绿色生产和消费的法律制度和政策导向,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发展的经济体系,中国投资协会投资咨询专业委员会主办、标准排名协办的“2018中国绿色金融与绿色建筑高峰论坛”于2018年12月22日在北京举行。

国务院国资委副部长级干部、原国务院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赵华林作为参会嘉宾不仅出席了此次活动,并发表了演讲。

赵华林在演讲中指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刚闭幕,新形势下绿色转型和高质量发展已经成为既定方针。

目前,国际、国内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在历史发展的重要节点上,国家战略更要保持定力,坚决落实生态环保新政策。

此外,赵华林就目前所处的关口和新形势情况下如何高质量发展发表了意见。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讲,经济发展不确定性增加了,尤其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很大,赵华林用“风云突变”来形容。

关于如何看待现在的形势,赵华林认为,要统一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上来。

现在还是要坚定“五大发展理念”,其中创新和绿色是最关键的,要实现高质量发展。

创新是核心要义,绿色是基本要求,均衡是现实需要,不能再扩大东西部、城乡之间的发展差距。绿色转型和高质量发展是两个既定的方针。

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可以看到,国际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中央讲的稳中有变、稳中有忧。

中美贸易摩擦,美国大规模减税、大基建、放松环保和金融监管等等一切为了刺激其经济增长,带来了全球很多变数。

美国加息和缩表,增加了使用美元的成本,促使了全球货币向美国回流。

搞企业的人要知道,用国外的钱比过去代价大多了,股市、汇率、房市、贸易,都要从国际大形势看。

从国内形势看,增速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经济新常态没有变化或者更加严重了,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可能我们正处于历史发展的转折点,现在国家战略要保持定力,打好三大攻坚战、加强环境、金融监管和推进供给侧结构改革。

搞能源、搞建筑的都关注能源和基础原材料的形势,石油价格大幅度下降,煤炭也在下降,有色、钢铁、建材,钢铁短期内有人说断崖式下降。

今年最高的时候,钢铁4700元/吨,一个月之内降了800元。现在石油价格和钢铁原材料价格大规模下降,预示着经济周期发生了变化。

石油和有色金属的价格主要看国际,建材的价格和钢铁的价格主要看国内,因此我们要审慎地对待原材料价格。原材料价格是经济的晴雨表。

4个纬度看国内经济形势:

1、生态环保。

2、国际贸易。

3、金融监管。

4、结构调整。

“环保新政”,赵华林形容是新一届党中央从十八大开始采取的一系列的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的变革性措施,这些措施总结起来叫“新政”。

因为40年来经济发展非常快的同时,环境已经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群体性环保事件的发生,水污染、大气污染等等。

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如果不下决心解决环境问题,我们可能会出很多的麻烦。

实施环保新政可以从环境需要,经济可行和政治保障三个维度来理解:

1、改善环境质量的迫切需要要求我们下决心实行环保新政。

2、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高速发展,经济上已具备采取措施扭转环境恶化趋势的物质基础。

3、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了宪法,“两山”思想写入党章,改善生态环境质量成为党和国家的意志。

2014年,我们又为此修改了《环境保护法》,过去的环境保护法有人戏称是环境保护宣传法,现在新的《环境保护法》被称为史上最严格的法律,将查封扣押和停产、限产的权力赋予了环保部门。

有了新的环保法,才有可能使环境质量得到有效改善,为高质量发展,从绿色角度提供了坚强的支持。

所谓的新政就是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进行革新的运动,是一个重大的变革,不是一般性的。所以现在的新政要对当时或今后和社会发展产生深刻的影响的。

比如上世纪1929年美国的罗斯福新政,以及2008年联合国倡导的绿色新政都是在重大的历史时期,为应对危机而采取的新的重大变革。

现在环保新政实施之后,力度之大前所未有,现在发布实施大气十条、水十条、土十条,蓝天保卫战、绿水保卫战、净土战。

另外出台了一系列环境保护的政策措施,包括渤海治理、追究当地党委、政府关于生态环境失职的责任。

还有中央环保督察,这个督察力度是非常大的,中央环保督察的思路就是从严治党的思路。

中央环保督察都是跟中央巡视组一样,是以中央的名义出现的,所以规格之高前所未有,力度之大前所未有,直接向中央报告,省委书记搞不好也一样追责的。

中央环保督察是个创新,因为有了中央环保督察,所以可以在短时间内像反腐一样把污染的势头压下去了。

赵华林介绍,环保新政执法尺度之严也是前所未有,很多地方都成立了环保警察队伍。

过去环保说起来重要,做起来就不重要。现在中央认为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同等重要,所以地方党委政府除了发展经济任务之外,环保也是地方党委、政府的职责,加强党对生态保护的领导是这次环保新政最突出的标志。

因此,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就成为了这次三大攻坚战之一,要总体设计、组织、统筹处理推动等等。

构建了生态环保的大的格局,压实了地方党委、政府的责任,出了问题不光找环保部门,该谁的责任谁要负。

生态环保出了事儿,首先问责省、市、县党委书记和省长、市长、县长等。

权力归你了,出了问题也找你,制定责任清单,加强监督等等。通过问责改变了过去环境执法宽松软的现象。

生态环境保护从认识到实践都发生了重大变化。我们现在主要从流域和区域质量改善角度来出发,部署和推进环境保护工作。

要勇闯高质量发展的关口,经济上去了,环境不行不叫高质量发展,到2020年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到2035年使生态环境质量发生根本性改善。

引入新的生态环境治理模式很有必要。第三方治理就是一种有益的探索。

过去由政府负责的生态环境保护职责,比如垃圾处理、污水处理,引入了第三方BOT、TOT,转让给民企,让有条件的社会资本进入市场,政府监督。

光靠政府财政投入搞环保是不行的,绿色金融可以提供有力补充。

赵华林介绍,自己在环保部当规划财务司司长时,研究绿色金融是因为意识到没有金融的支持,环保的目标不可能实现。

另外,政府的投入有两大特点:效率不高、投入不足。

花政府的钱,要想提高效率非常难,但是金融是不一样的,金融是要赚钱的,进去之后要提高效率的。

真正要改变中国生态环境要靠经济结构的调整,要靠能源结构的调整,最终实现环境和经济的协调发展。

今天的会议非常重要,尤其建筑节能是非常重要的。

总之,环境新政是推动高质量发展重要的内容。